司司司司司

Menu

小司蛋疼篇,你那黑色的裤头。

谁和我是的,到现在还穿着冬天的保暖,没办法,库房很冷,就穿着保暖我都觉得不暖和。如果现在在家里的话,我想我现在会穿着大裤衩子,光着大膀子,脚踏人字拖到处找人打扑克吧。然后到四五点钟在大街上蹲着,瞅来往上班的小姑娘,那是很惬意的说…可这都六月中旬了,我还没有感觉出来夏天的气息,而惬意更是离我远去了。

哈尔滨的天气比老家要凉爽不少,这好几天了,最高温度也就是27、28而已。但是大街上的男男女女还是穿的很凉爽的,今天中午回家吃饭遇见一穿白裤子的女性,我走在她身后可以清晰的看到内裤痕迹,哇!还是黑色的,虽然有上衣遮盖,但是在我犀利的眼神下,还是暴露无遗。我一直跟在她身后,真是过足眼瘾。

改变一句 《该死的温柔》 歌词来蛋疼下:

你那黑色的裤头,让我心在颤身在抖,悄然滴走在你身后,下体真的好难受。

看你黑色的裤头,让我产生邪恶的念头,好想扯你到床头,干你一宿…哦哦哦哦….

诶呀,我去,小我现在越来越邪恶了….

— 于 共写了399个字
—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: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